什么样的丝绸艺术品具有拍卖的价值?
发布时间:2019-02-20 16:21:43

46日下午3点,一场以“丝绸艺术市场新动态、新发现、新平台”为主题的论坛在“丝绸苏州2018”展会的论坛活动区举办。

由苏州丝绸行业协会、苏州骞腾丝绸展览有限公司主办,御凤艺术协办。


本次活动邀请了国内众多知名的艺术品藏家与丝绸技艺大师,包括知名注册拍卖师、拍卖市场观察员季涛,来自北京的收藏家代表李雨来,苏州刺绣博物馆馆长童益进,苏州丝绸博物馆副馆长、丝绸修复专家王晨及丝绸织造技艺大师李德喜等人作为嘉宾。

苏州丝绸行业协会各会员单位代表均受邀参与,主持人Linda来自御凤艺术,是《当代艺术大师缂丝项目》的发起人,同时也是成都《经纬展》的策展人。论坛的主旨是想通过专家们的广泛交流,研究拍卖市场上丝绸文化艺术品的未来发展方向,并探讨“什么样的丝绸艺术品具有收藏拍卖价值”,为将来举办“丝绸艺术品专场拍卖”做准备。

在两点多的时候,论坛区就迎来了一批珍贵的丝绸艺术收藏品,分别是刺绣-仿明代露香园顾绣《九鹿图》,刺绣-顾文霞版《姑苏繁华图》,妆花-清道光年间《天衣无缝蟒袍料》,织绣-唐代紫红罗地蹙(cù) 金绣《法门寺佛祖真身舍利供养衣物》复制品,缂丝-御凤《当代大师缂丝系列--丁乙》。

我们通常观看艺术收藏品都是通过博物馆的玻璃橱窗,像这样子近距离接触艺术品的情况尤为难得。为了让参与论坛的观众更直观地理解丝绸艺术品,我们特地请这些艺术品的收藏家亲自护送宝贝来到现场,在展示的同时由丝绸博物馆王馆长、刺绣博物馆童馆长及丝绸织造李德喜大师为我们进行讲解:它们有怎样的历史,它们通过什么技术织造,它们为什么能被称为是丝织艺术品?

我们通常可能会对丝绸艺术品存在误区,认为只有年代久远的“古物”才具有收藏价值,但实际上,与其他出土文物如金银器、铜器等不同,丝绸艺术品存在其特殊的评价体系,像是故事性、唯一性和较高工艺价值都可以成为我们评价一件丝绸艺术品的收藏价值的重要依据。正如拍卖师季涛在论坛活动中指出:“比起看到做旧的,现代所复制的古代丝织品,我更愿意看到一些水准高的新品。”

本次论坛一方面选择一些有故事性、唯一性、有很高工艺价值的丝绸艺术品莅临现场,给观众和业界从业人员建立起方向性标准,另一方面也探索是否可以用国际高端艺术品公认的交易方法——拍卖来作为丝绸艺术品的市场渠道。

苏州作为丝绸故里,具有天然的优势,有一大批精美的丝绸艺术品和收藏家,通常艺术收藏所担心的情况是收藏家和市场分布在两个地方,资源链之间形成了断层,而显然苏州不存在这样的顾虑。目前苏州所缺少的就是一个专业的平台——用于高端丝绸艺术品的交易平台,这也正是我们此次活动我们邀请藏家、拍卖专家、策展人、工艺美术大师等人汇聚一堂的原因,希望在不久以后我们能对这个问题做出满意的解答。

以下是本次论坛展示的藏品

敬请欣赏、品鉴

刺绣-仿明代露香园顾绣《九鹿图》 明代"露香园”为顾绣之鼻祖,为中国以绣代画之典范。顾绣代表人物“韩希孟”的作品在明代已经是一绣难求。董其昌曾为顾绣提字“师益诧叹,以为非人力也”。顾绣的针迹之细密平滑,配色笔意之细微复杂也成为当今国际各大美术和博物馆除艺术缂丝画外,主要的丝绸艺术收藏品。


刺绣-顾文霞版《姑苏繁华图》 顾文霞是苏绣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苏州刺绣研究所所长(1978-1984)和苏州刺绣艺术馆首任馆长(1986-2001)。作品用传统苏绣技艺演绎书画的意境,以国家一级文物清乾隆二十四年徐扬绘制的《姑苏繁华图》为底本,绣出了苏绣史上最长的佳作《姑苏繁华图》。作品后续有顾文霞大师刺绣的题跋,只此一幅。苏州传统的贰拾多种针法充分运用在上千个人物,上万件建筑物及静物,景物上。

妆花-清道光年间《天衣无缝蟒袍料》 明清两代的苏州织造府承担了为北京宫廷提供“上用”的丝绸面料及用于赏赐的丝绸艺术品。在三大织造中,苏州织造和宫廷联系最为紧密。故宫收藏织绣的一大半,来自于苏作。此件藏品为1999年前后从英国拍卖行回流至国内,应是从清末外流到国外。“妆花”(用挖梭工艺完成的彩色提花丝织物)也为云锦中的最难的一种工艺。此件藏品,品相完好,构图准确,色彩典雅,做工精良。难得的是有织造官英诚(清道光年间)的落款。

织绣-唐代紫红罗地蹙(cù) 金绣《法门寺佛祖真身舍利供养衣物》复制品 五件法门寺的蹙金绣,包括衣、裙、袈裟、案裙、坐垫,代表了盛唐时期织绣的最高技艺,同时也是丝绸艺术和佛教结缘的具体事例。这组织绣为真身舍利外裹之物,表达女帝用自己服饰赐予佛寺以达到以身供养的愿望。而其中的袈裟和拜垫则是供给寺中高僧之用。蹙金绣为流行在唐代贵族和皇室中的刺绣方式,具体为用捻紧的金线刺绣,使纹样密实而形态优美。石榴红多经互绞花罗织物则是当时贵族中夏季流行面料。此组织绣品,工艺难度大,图案极其精美。难得的是由中国织绣专家王亚蓉和中国丝绸技艺大师李德喜历时三年复制完成,并由五位中国顶尖的织绣专家认定复制评审意见,具有一定的唯一性。

精彩还将继续,拍卖可以作为一个长久命题,我们也将持续期待挖掘更多精美的丝绸高端艺术品。



上篇:

下篇: